满清的时候 执行过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政策后来又有

出了阿黄的矿山,离开了福贡马吉乡,我独自向怒江的深处游走。怒江上的三个县沿江排列,六库在最外侧,福贡在中央,贡山最深,在那地方呆长了,感觉像是进入了一维的线性世界,而并非平面的二维世界,方向只有前后,没有左右——就像我在之前一篇中写道的那样,绝壁在左,怒江在右,向左走是死,向右走也是死。在那地方,一条路,或是一条江,就是全部,那个世界的截面不是一个面,而是一个点。我所经过的600公路怒江,皆如此。路不算好走,有些地方过窄,绝壁倾斜成一个锐角向公路压下来,须得减速慢行,有些地方的路被不知道什么冲毁了,露出路基,有清澈的水在上面流淌,形成过水路面,很颠簸。上午从福贡出发,经过了很多呈锐角的绝壁和被冲毁的路面,晚饭前,看见了贡山。到了贡山,背包客明显增多,不大的沿江而建的县城里满是身着冲锋衣,背着一座山那么大包的黑瘦男女。我估算了一下时间,就又搭了一辆开往丙中洛方向的车,司机人很好,我一上车,就微笑着示意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然后在经过怒江第一湾的关卡的时候,他停了车,再次微笑着示意我买票,我扭头一看,售票员一脸严肃地站在窗口,身后是“怒江第一湾风景区”的招牌,上面写着票价50元。友情提示1:如果你想看怒江第一湾,千万别坐在副驾驶的位置!很快就到了丙中洛,中国第一部数字电影《德拉姆》在这里取过景。不过是个很无聊的小镇而已,我在镇上逗留了片刻,犹豫着要不要在当地过夜,后来觉得,还是回贡山靠谱。贡山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,安静,有立体感,镇守着这个我所熟悉的世界的某条边境,重要的啊,到了丙中洛之后,我知道,贡山就代表了这个世界上最后能给我希望的所在。我从丙中洛步行回去,不远就到了著名的怒江第一湾。为了观赏方便,路边还特意修了一个观景台,我站到观景台上,满怀希望地向脚下的怒江望去,看见怒江行进的路上,凭空里多出来一块土疙瘩,很像是泥石流的冲积扇,冲积扇上面有点庄稼,还有几间房子,怒江就在这个冲积扇边上绕了一圈,然后情绪不太稳定地继续朝着原来的方向奔腾。友情提示2:怒江第一湾是个骗局!最好连车都别上!怒江并没有改向,它只是在原地方圆几千平米的范围内兜了半个圈子,然后依然保持了从北向南的流向。怒江的世界毕竟还是一维的,它没有进行二维扩展的能力。我原以为可以看到怒江绕过这个第一湾,从此发生90度转向的希望彻底落空。看到了怒江第一湾的真相,我很难过,从观景台上下来之后,茫然地走在公路上,走在这个充满谎言的世界上,连伸手拦车的力量也没有。当最后一班车从丙中洛方向开来的时候,我知道再不上车,今天就要在第一湾泥石流冲积扇过夜了。我和车一起回到了贡山,开始寻找住处。贡山过夜的价格,在整个怒江是最贵的,我住的房间接近200,直接和北京看齐,而且我被告知,再过几天将迎来国庆黄金周的高峰,房价还会更高。黄金周很像是一个杀手,哪怕我逃到天涯海角,他的追杀依然如影随形。我知道,要彻底甩掉黄金周这个尾巴,只有去独龙江。很快,我又一次难过了起来。去独龙江需要包车,凑足6个人是最低门槛。马路上坐车的人很多,可他们都不是去独龙江的,马路上去独龙江的人很多,可那些背包客都是不需要坐车的。我忽然发现我这样一个依靠汽车在昆明生存的无比正常的人,在贡山居然蜕化成了一个不正常的人,一个孤独的人,我唯一可做的事情,就是吃饭,回宾馆睡觉,第二天坐最早的一班车回六库。这个程序进行到第一部就中止了。彼时我正边吃牛肉面边和老板娘聊天,然后旁边桌子上的一个胖子搭讪,问我是不是想去独龙江,说他有办法。胖子是东北人,姓马,现在落入了和我一样的境地,只不过他知道另一种去独龙江的办法:搭货车。待续

(责任编辑:尊龙注册开户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vnqgx.com/changchuntiyu/midoutiyu/202109/1057.html

上一篇:从这次演出看 为了让孩子们过一个快乐的儿童节 真 下一篇:头关第一场 三四班一三五○米沙地 “喜晋”自从在